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健康养生 >

吴英的照片 吴英今天被执行死刑了吗? 解密:东阳女富豪吴英老公照片

时间:2019-11-26  来源:二脉养生

  吴英的空降引起了东阳乃至整个浙江地区的关注,很多人试图探究这个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女富豪背后的故事。 2006年8月到12月之间,杭州、东阳、义乌甚至上海的媒体都以极大的篇幅介绍这个神秘的女富豪的“名人轶事”。

  几乎毫无征兆。2006年10月,吴英突降东阳。

  随后的三个多月,这个26岁的神秘女富豪,以前所未闻的速度和手笔,置下大宗固定资产,在创造最传奇的财富神话同时,也制造了一连串最离奇的传言。

  三个月内,她先是一掷千金买下了东阳县城汉宁街的100多间铺位,随后注册12家实业公司、成立本色集团自任董事长。

  本色商贸城和本色・正道汽车服务、本色网吧、本色建材城、本色概念酒店、本色咖啡馆……她名下的产业几乎占据了东阳的黄金街道,仅本色网吧的单层门面就达20多间。

  3个月内,她连续慈善捐款630万元,可列胡润慈善榜第95位;而此前媒体一再风传的38亿元总资产,更可晋身胡润“女富豪榜”第6位。

  这到底是个幸运的商海弄潮儿,还是替人“洗钱”的幕前傀儡?

  善意的人揣测她是“中国版基督山伯爵”李春平财富神话的再现。支撑这个离奇的说法的理据是,吴英曾在国外结识一名东南亚军阀,因此分得大笔遗产。而更多的猜测,则把她和“洗黑钱”联系在一起,走私、军火、贩毒、傍大款、被调查―――这些传闻都与她有关。

  1月24日和29日,吴英两次在杭州接受专访,反复强调说:“我没洗黑钱,我的钱是干净的。”

  这个26岁的女子,富态,皮肤白皙,大大咧咧。谈得兴起时,她会毫不顾忌地挠自己的短发。她买过法拉利跑车,现在喜欢自己“飙”着宝马到处谈生意。她谈她的发家史,谈她的发展模式,自称已最大限度地公开;她更首度自报身家――超过10亿元。

  两次见面,她的衣服不是纯黑就是纯白,显示出这个年龄段不易有的成熟和淡定。但她又有女人天生的自恋,她坚持不让记者拍照,只愿刊登她自选的照片,理由是“那更漂亮”。

  “我的钱是干净的”

  在成立本色集团、创造这个财富神话之前,在当地人眼中,吴英的前20年,也许可以称得上成功,却很难当得起“超级富豪”这一名号。

  1981年5月20日出生的吴英,是东阳市歌山镇塘下村人。父亲曾是一包工头,母亲是地道的农民。家中没有子嗣,吴英是老大,有3个妹妹,除了三妹仍在湖北念大学外,其余都只读到高中毕业。

  1997,吴英初中毕业进入东阳市技术学校就读财会专业,只读了一年半就辍学经商,和姑姑学习“女子美容”。学成后,她在东阳西街开了一家“西街贵族美容院”。

  “那时候,我就卖‘羊胎素’。你知道那是暴利行业。”吴英说卖羊胎素让她赚到了第一桶金。她的胸前仍保留着那时留下的绯红色玫瑰文身。此后,她还曾到义乌与人合伙开出一家汽车租赁公司,“一下子买进10多辆伊兰特”。再此后,她的经历就成了谜,除了她自己,“在东阳本地已无从稽考”。

  当地人证实,在2005年本色集团成立前,吴英在东阳市内的产业只有喜来登俱乐部、西街贵族美容、千足堂足浴等,虽然有数千万资产,但离巨富相差甚远。直到2006年8月,她重新回到公众视野,一个神话才浮出水面。

  东阳市工商局的资料显示,从2006年8月10日到10月12日,吴英在东阳市工商局完成了15项公司及分公司设立登记、备案事项,在注册成立了本色商贸有限公司、本色车业有限公司、本色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本色网络有限公司、本色概念酒店等12家实业公司之后,吴英又注册成立了浙江本色控股集团,自任董事长。

  高达近3亿元的投资,大多以固定资产的方式进行,几乎不可能有抽逃的嫌疑。正是这一点,让本色集团从一开始,就染上了神秘的色彩。公司成立以来,有关吴英的负面传闻也一直不断。

  2007年1月18日,浙江省公安系统内部人员透露,1月中旬,浙江省经侦总队曾调查过本色涉嫌非法吸储事宜以及背后隐情,但未果。

  “他们确实查过公司。公安、银行都查过。”吴英说,但她否认相关部门曾与她直接接触过。现在公司还好好的,“(可以证明)我没洗黑钱,我的钱是干净的”。

  现金流确实一度紧张

  2006年12月28日,上海一家财经媒体报石菖蒲能治癫痫吗?道,本色集团目前资金链紧张,工商银行东阳支行正在对本色集团催要一笔约1000多万元的贷款,报道更指其发不出员工工资。

  “他们根本没采访过我,说我们还不了钱,根本就是失实。”吴英说,去年10月底,本色的确向工行东阳支行贷过款,作为促销活动所用。贷款以3000多万的固定资产抵押。但“在他们报道发出的前一天,我们就把贷款还了”。

  至于本该每个月10日发放的工资,为何要推迟到18日才发。吴英的解释是,公司发工资需要她签字。迟发是因为她有事出差,无法回来。出事后,她已将签发权委托给公司的另一位高管。

  但吴英同时承认,她确实碰到了资金瓶颈,但她认为这是任何企业都会碰到的问题。现在,她主要靠朋友间的拆借解决现金流问题。“我买固定资产都是以公司的名义,用现金买的,一点按揭都没有。现在后悔死了。”吴英说,当初自己没有用个人名义置业,是打算企业到时可用固定资产向银行抵押贷款。但出乎意料的是,“当地银行对她不信任、不配合,甚至主动发布传闻”,让她一度陷入了困境。

  “任何企业的发展都离不开银行的支持。但农行、工行的人到处说我坏话,说我们涉及洗黑钱。不光自己不肯贷款,还在银行系统内部放话出来。现在整个银行系统都怀疑我们,没一家肯贷款。上次贷个1000多万元,我们还抵押了 3000多万元。”吴英忿忿然,“他们都说我洗黑钱,你说我洗黑钱,你要出示证据啊。我没有像传言说的那样,结识军阀、洗黑钱。我没有出过国,香港都没有去过,这些都可以查的!”

  1月23日,工商银行东阳市支行刘姓行长证实,本色的那笔短期贷款,总额为1550万元,期限为3个月。还款期限本为2007年1月8日,但本色集团在2006年12月26日左右就已提前还清。

  刘行长证实,1月5日他们确实收到过本色集团财务人员要求解付的一张4900万元的假汇票,收款单位为本色集团。由于汇票都有防伪标志,银行人员轻松地检查出了假汇票,在没收后,他们向当地公安机关和人民银行做了报告。刘确认,汇票的发款单位为广东某公司,但他不愿透露该公司具体名称。

  刘行长说,按照以往的惯例,“本色集团可能是受害者,也可能是(造假的)嫌疑人,都不能排除。”关于此案的定性及与吴英有无关系,要由公安机关和人民银行决定。刘透露,目前为止,没接到任何关于此事的定性与处罚通告。“银行本来答应我不向外透露。我现在也没心理准备,不知道怎么回答好。”面对4900万元假汇票的问题,吴英的态度是:“对方这样做,可能有他们的想法。虽然我们是受害者,不过并没有什么损失,广东那边已经答应一定会付钱,钱马上就会给。”

  珠宝行业发家与世贸城项目


  但疑点仍然存在,本色集团营业至今,在其主要宣传的家装、酒店等项目中,大宗往来多为对外支付的采购业务,并无可达4900万元的销售业务。究竟是什么生意,价值可高达4900万元?

  吴英给出的答案是,她卖给广东那家公司的,是大量的珠宝。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吴英让自己的四名保镖到她的宝马车中拎来了两大行李包的珠宝。“这些珠宝,我都随身携带。”吴英一一打开匣子。

  沉厚鉴人的翡翠玉镯、浑圆的翡翠珠链,精雕细琢的翡翠吊坠,她随身携带的,几乎全都是A货缅甸玉。为了证明珠宝的级别,她还拿出了浙江省的珠宝鉴定证书。

  “我做的就是这个生意。”吴英说。这些珠宝,据她称“至少价值2亿元”。吴英自述,她涉足珠宝行业3到4年,主要经营的种类为缅甸的翡翠和新疆的和田玉。在靠近缅甸的产地,她一直维持着关系,但很少自己出面,“都是朋友帮着经营”。“过完春节,我就要做拍卖会,把一些珠宝拍了捐给慈善事业。”吴英说。

  “你可能觉得我在说神话,要是把200多块通透的玉石摆在你面前,你就知道了。”吴英说,“说实话,要是全部兑现,我估计能超10亿。”在2006年的胡润百富榜上,10亿元,能排名324位,可与金华当地的名企浪莎集团翁荣金家族并列。

  “你在商海里发现了商机就要借船出海,机遇往往是无中生有。”吴英说,除了珠宝,她淘金所涉几乎全是暴利和投机性行业。

  吴英说,2001年把美容店交给妹妹经营后,她开始炒房、炒档口(商铺),做服装、外贸。同时,进入资本市场,委托人炒过期货,甚至还参股做过聚丙烯的生意。“女人、老人、小孩、建材、服装、奢侈品,这陕西哪的癫痫病医院好些都是暴利行业”,吴英说,也许别人看她的每一步,都充满了运气成分。但实际上,她是“经过深思熟虑,谋定而后动,看准了以后才下手”。

  “讷于言,敏于事,慎于行”,吴英在一次手机短信中说,这是她的做事风格。

  吴英还说,自从成名后,什么烦恼的事都来了。“以前美容店的老顾客,还有西安的,湖北的,都跑过来了,有的直接就跪到面前。堆起来的求助信,都有那么高了。”吴英用双手在腹部和颈部之间比划。

  令吴英耿耿于怀的,还包括本色集团购买东阳世贸城商铺的传闻。东阳世贸城,是东阳市政府正在热推的一个商贸项目,规划的目的,是为了与比邻的义乌争夺小商品国际贸易市场带来的房产收益。“说什么我买了3层700间的商铺,那都是他们自己炒的。”吴英说,最初是东阳政府的一些官员和她商议,让她出面“做做样子,带动一下”。她却不过乡情,“勉强答应出席”。

  “签字用的都是空心笔,空白协议,都是做样子。”吴英说,但她没料到这条新闻上了当地报纸的头版头条。

  吴英认为这是当地开发商的计谋,“把大家骗进来,抬高房价”。但吴英也承认,本色集团在汉宁街的大规模置业,确实牵动东阳的房市。“我们刚进入的时候,东阳房价正下跌。我们一进去后,把东阳的价格稳住了。现在都开始慢慢涨价了。”

  慈善捐助风波

  和吴英的财富神话始终相随的,是她的慈善神话。

  2006年9月2日,本色控股集团尚未正式成立,本色就已向东阳市光彩事业促进会捐赠500万元,吴英随后担任其副会长。

  紧接着的9月13日,吴英再次向歌山镇西宅小学捐款80万元,加上之前本色在磐安设立的50万元助学基金,短短两个月内,本色集团的慈善捐款高达630万元。按数额“几乎可列上年胡润慈善榜第95位”。

  对于如此阔绰的出手,吴英自陈“除生性大方之外”,更称“自己虔诚向佛”。吴英说曾在佛前许愿,每年赚多少钱,就捐出一定比例做善事。她还举例说,比如外界传言她捐献的母校西宅小学,实际上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因有朋友来募捐求助,才慷慨解囊。

  但其后收回捐款的风波让吴英备受指责。

  据了解,2006年9月20日前后,本色集团的确曾分两次将500万元捐款打到光彩账号上。但才过了三四天,本色的财务主管就找到促进会会长,说要暂时收回这笔捐款,理由是本色集团公司没有正式注册,跟捐款单位的名称不符。

  500万元钱都没捂热,就被本色集团借口取回,至今没有到位。消息传出,吴英顿成舆论所指。

  在接受采访时,吴英承认,本色的确已经将捐款暂时收回。

  但当被问及这笔钱何时能重新打进光彩事业的账户时,她拒绝正面回答,只是表示,基金会什么时候需要用钱,随时可以到本色集团来提款。她甚至反问:“这样的做法在东阳到处都是,很正常的。为什么你们记者就单单找我一家?”

  备受质疑的经营模式

  本色的经营,一开始就被疑涉嫌非法集资,舆论所指正是其推出的“买家纺送等值彩电”的让利销售模式。这种模式,主要有6500和11000两种。吴英否认了从中非法吸储的说法,“他们说我是融资,怎么可能?我都是先把钱打出去再拿货的。”

  她拿出纸笔算账说,在外人看来纯属亏本的这种经营方式,实际上仍能维持微利。以11000的家纺为例,它的成本价为7880元,而大屏幕彩电大批量采购的协议价,折扣则低到惊人。至于具体折扣,吴英不肯透露。

  实际上,经过计算就可得出,如果吴英要保持赢利,彩电的折扣最高不得超过2.8折。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说,虽然一般的代销价在4折左右,但在如此大宗的交易下,低于这个折扣也并非不可能。

  一起最新的官司,也许可以验证本色和几家家电生产企业之间确实存在这样的协议。

  2007年1月30日,金华慈溪家电经销商陈宏将本色控股集团告上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陈曾经花108万元,购买了90套11000元的“买家纺送彩电”套餐,试图将其推下二级市场。

  庭审中,陈宏要求本色集团交付还未付清的191607元凯盛家纺,并将扣留不发的90台42英寸LG液晶电视机交付或赔偿110万元。

  对于陈宏的诉讼,吴英的律师朱卫红承认,当时的营销方式确实出现了漏洞。陕西治疗癫痫病医院“我们当时只考虑个人用户,没做过限制。”朱卫红说,后来他们发现陈宏的计划是想在购买套餐后,把彩电以低价倾销到终端市场,“他们想串货,这会打乱LG的整个市场销售体系”。

  “我们只是短期地让利,又不是长期。”吴英说,2005年凯盛家纺在金华地区一年的销售量仅为500万,但本色只花了两个月就把销售量做到了1500 万。“电视机也卖出了近2000台。凯盛公司还奖了我一台宝马车,我没要,全兑现成货了。”吴英抱怨说,她的思路现在已经被证明成功,但一开始,她根本“得不到理解,都说我是砸钱”。刚开始,她曾找过海尔集团合作,但“他们听了就觉得是天方夜谭”。

  目前,本色和凯盛的合作协议有1.5亿元,而家电方面的合作方,则有LG、康佳、长虹三家,“接下来,我们还要推销电冰箱、空调和手机”。

  但让大家始终质疑的,还包括本色集团混乱的投资结构,酒店、家装商贸城、洗衣店、物流公司,几乎很难将它们联系到一起。吴英解释说,这些看似混乱的投资,实际上经过她的精心设计,始终不离本色的主营业务。“我们做的,就是酒店连锁和家装商贸相结合的滚动式发展,这才是我们现在的主营业务。我们将集中精力在一线和二线城市同时发展。2年内我在全国复制300家。”

  相关报道:

  备受关注的吴英案有了新进展,当天上午,记者获悉,吴英父亲吴永正和吴英的代理人蔺文财涉嫌诬告陷害案,目前已被浙江省东阳市公安局移送当地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4年3月,东阳市政府成立吴英案资产处置组,副市长陈军任组长。

  7月23日,吴永正、蔺文财以陈军曾向吴英索取贿赂为由,以申请陈军回避的方式向东阳市委、市政府、市委政法委等单位举报,并在蔺文财自建的“中国民告官”网站及个人微博上散布了“陈军索贿”一事。

  同年7月25日,陈军向东阳市公安局报案。

  警方开展调查后发现吴永正、蔺文财存在实施诬告陷害的重大嫌疑。2014年7月29日、30日,两人先后被东阳警方刑事拘留。同年9月4日,警方将犯罪嫌疑人吴永正、蔺文财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延伸阅读:吴英父亲向浙江东阳副市长道歉:弄错了 是误会

  2014年9月4日,东阳检察院对吴英父亲吴永正及代理人蔺文财“涉嫌诬告陷害罪”作出不批捕决定。新华社记者对他进行独家专访。

  经过了一个多月牢狱生活,穿了灰、蓝色T恤的吴永正显得比外界流传的照片上瘦了些,不过精神还显得不错。 “我想对陈军副市长说声对不起。”吴永正说,“因为这件事情,给陈军的生活和工作造成了影响,这不是我的本意,对此我感到非常后悔!非常抱歉!”

  吴永正在采访中一直向记者强调,自己并没有实施诬告举报陈军的行为,坚持这只是“弄错了,是个误会”。

  吴永正表示:“我见过吴英在狱中写的‘情况说明’,但后面要求陈军回避资产处置的具体事情都是蔺文财在操作。” 对于吴英案的资产处置,吴永正表示,自己不同意将本色集团的资产作为赃款赃物处置,同时坚持认为吴英的资产应该能够偿还欠款。但他并不反对陈军担任资产处置组长。“我希望政府能尽快在公正、公开、公平的情况下,进行吴英的资产处置工作,给债主们一个交代,也给吴英一个说法。”

  “出狱后,我还会坚持维护自己和吴英的合法权益,不过一切都要在合法的前提下,在法律的框架内进行。”吴永正说。

  东阳警方称吴英父亲嫖娼花20万 回应称并非事实

  直到提请批捕的材料提交给检察机关之后,东阳市警方调查吴英父亲吴永正、吴英案代理人蔺文财涉嫌诬告陷害该市副市长的行动还未停止。

  “3日上午东阳公安还给我打电话,了解我跟蔺文财的金钱往来情况。”9月5日,浙江一位民企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北京律师王永杰指东阳公安机关“先抓人再找证据”的办案行为,与法律规定的“有证据才能抓人”的原则相悖。

  4日,东阳市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东阳市公安局批捕吴永正、蔺文财的提请,决定不予批捕。同日,吴、蔺二人办理取保手续后回家,他们此前在看守所被关押了37天。

  “虽然偶尔会迟到,但我相信,正义最终会到来。”5日上午,已经回京的蔺文财面对前去采访的多家媒体记者说。

  检方不批后天羊癫疯会遗传吗

  广受关注的“亿万富姐”吴英案,在吴英减刑为无期后,再因涉案资产处置而引发关注。2014年7月29日、30日,东阳市公安局先后刑拘吴英案代理人蔺文财、吴英父亲吴永正,其罪名是涉嫌诬告陷害东阳市副市长陈军。

  公开报道显示,7月22日,刚被减刑为无期徒刑的吴英,在浙江省女子监狱当着代理人蔺文财、朱建伟、吕海波的面,写下一纸情况说明:“我叫吴英,今天回忆我以前向看守所递交过检举材料,其中被举报人有原财政局副局长陈军,理由是他向我要过约十几万(块)钱,他不应该作为处置我公司财产的负责人。”

  其后,蔺文财以这份“情况说明”为依据,向东阳市委市政府、浙江省高院提出现任东阳市副市长陈军回避吴英案资产处置的申请,并将上述内容发布到互联网上。

  此事被媒体公开报道后,东阳市副市长陈军于7月25日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蔺文财、吴永正被刑拘。

  蔺文财的代理律师王永杰表示,东阳公安机关侦办此案的高效率背后,是办案机构与举报人东阳市副市长陈军存在行政隶属关系,“可能影响案件的公正处理。”

  多名律师向东阳市公安局、检察院具书,要求此案改由异地公安机关侦办,东阳警方应整体回避。

  伴随着众多媒体的报道,东阳警方的办案力度不断加大。记者从多方了解到,东阳警方成立专案组,对包括吴永正亲属、蔺文财的当事人、长期报道吴英案的多家媒体记者,甚至吴英案的律师进行了广泛调查。

  8月底,在羁押的最后期限内,东阳市公安局向东阳市检察院提请批捕吴蔺二人。9月4日,东阳市检察院表示,该院对吴、蔺二人所涉案件进行审查后认为,根据现有证据,两人尚不符合逮捕条件,依法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当天,东阳警方对二人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吴、蔺随后返家。

  吴英的代理律师朱建伟告诉记者,在获知上述消息后,他第一时间致电吴英的管教,让其向在狱中服刑的吴英转告此一信息。

  诬告案未了局

  5日上午,已经回京的蔺文财对多家媒体记者表示,正义虽然偶尔会迟到,但他相信它最终会来到。他说,4日其被通知办理取保手续,但他一度拒绝按要求提交取保申请。“应该是无罪释放,而非取保候审。”蔺文财表示,几经交涉,最终他在“取保候审”和“监视居住”选项中,“选择”了前者,规避了“申请”。

  蔺文财说,作为吴英的代理人,以吴英所写材料为依据,依法代行职权行为,要求副市长陈军回避,并不存在诬告陷害陈军的行为。

  而据媒体引述东阳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的话称,经调查,在吴永正、蔺文财举报陈军前,吴英本人从未向任何部门举报过陈军索贿的情况。吴、蔺的行为严重损害了陈军的人格权、名誉权,阻碍了吴英案资产处置的进行,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不过,蔺文财反驳称,他仅向东阳市委市政府、浙江省高院对陈军提出了回避申请,从未举报。“在法律上,举报和申请回避完全不一样。”

  而东阳官方则表示,吴、蔺二人捏造陈军向吴英索贿的事实,采用借申请回避之名,对陈军进行告发,其行为涉嫌诬告陷害罪。

  对于吴蔺二人被变更强制措施一事,东阳市公安机关有关负责人表示:“取保候审并不代表他们就没有罪,而是需要公安机关继续侦查。”

  本报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直到提请检方批捕后,东阳警方对蔺文财的调查还在进行中。

  王永杰表示,依照法律,公安机关只能在掌握犯罪证据后抓人,而不能先抓人再找证据。“东阳市检察院不予批捕的决定是正确的,应该给予赞扬。直到现在,东阳警方也未掌握吴蔺二人的犯罪证据,也说明其刑拘二人的做法是错误的。”

  更令人意外的是,在检方不予批捕前,吴永正被传出存在嫖娼行为,或被行政拘留。而东阳市公安局确认,吴永正嫖娼确有其事,但目前暂缓处罚。警方材料称,吴嫖娼时间从2008年至2014年9月,花费达20万元。

  目前人在东阳的吴永正5日通过电话向本报记者表示,所谓的嫖娼说法并非事实。

  在诬告难以坐实的情况下,警方抛出吴永正嫖娼的话题,在网上引发不小反响,而批评声居多。事实上,从迅速刑拘吴蔺二人,直到大面积调查报道吴英案的记者,东阳公安在办理诬告陷害案的程序上,一直备受质疑。

上一篇: 恐怖死亡 胆小慎入 日本海啸从未公布过恐怖死亡的照片

下一篇: 花椒泡脚好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