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节气养生 >

连战夫人 连战大陆行夫人的图片大全 回顾:连战夫人流泪大陆

时间:2019-11-26  来源:二脉养生

  回顾:连战夫人流泪大陆,连战大陆行夫人??的图片大全,近日,艳阳高照春和景明大好时光,台胞连战先生和夫人等游览北京南锣鼓巷,相信对这条高寿七百多年的京城胡同一定有很多感慨!下面我们来了解下连战与夫人的简介故事!

  1962年,台湾正举行第三届“中国小姐选美??”比赛,时年正在读大一的方�r参加了当年的选美比赛。在比赛中,方�r不仅长得清秀俊丽,而且还气质非凡,结果夺冠呼声本来就高的她,最后与其他两人并列冠军。

  不过,3年后,1965年,方�r就嫁给当时台“内政部长”连震东的儿子连战。1965年9月5日,方�r与连战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庞德教堂结婚,婚后连方�r曾任教于东吴大学中文系,教授现代文学。

  资料显示,方�r,1943年生于重庆,出身于书香门第。1946年,方�r随父亲方声恒举家迁往台湾,其父在台湾大学任物理系教授。

  自述:

  8月初,长女惠心在庆祝她的38岁生日,我蓦然一惊,下个月初,战哥和我,不就是结婚40年了吗?

  连战丢下美国课业回台求爱

  40多年前,台湾社会非常保守,省籍的观念根深蒂固,当战哥与我正在交往的消息被媒体披露后,我每天都收到不少的信件,内容不外是:外省人怎么可以嫁给本省人;更何况,我还顶了一个很时髦的头衔,怎么可以嫁给台湾“郎”?其实,那时候的我,只有19岁,在台湾大学植物病虫系三年级就读,因到美国选美与宣传的旅途中,因缘际会,巧遇正在美国攻读政治学博士学位的战哥,觉得投缘,彼此谈得来而已。

  但因当时社会风气非常淳朴、保守,男女交往,稍有点影子,就非常不得了了。战哥与我在美国巧遇后,我也回台,继续我的学业,我们之间的交往,就是鸿雁传书而已,父母并不鼓励,父母并没有省籍观念,但觉得我年纪尚小;同时,不是很赞成我与学政治的人交往,他们认为“政治”这一行,爬得高、跌得重,因此,比较希望我能与学理工的交往。周遭人的反对、不赞成与批评,让我眼泪不尽地流,父母的规劝,我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与战哥的鱼雁往返,刻意地减少。海的那一边,战哥收不到我的信,心里一急,便把课业一丢,飞了回来。

  战哥自年轻时起,就是一位非常果断的人,当时,如果不是他走这着险棋,恐怕,他和我这辈子,是无缘结为夫妇的。现在的人,出境、入境,如同家常便饭,可是40多年前,不仅是越洋电话没听过,再加上民生不富裕,学业未完成,专程飞一趟回来,可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战哥的做法,充分表现他的用情至深,让我非常非常感动。

  19岁订婚真的是太年轻了

  可是,我们仍然停留在朋友交往阶段,战哥每天到我家报到,也不敢回美国,又是隔着海隔着天。我的公婆,那时候是我的连伯伯、连伯母,到我家来恳求我的父母亲,可不可以让我们先订个婚,好让他们的儿子、我的战哥放心回美国继续学业;我羊角风发作怎么急救也再三向双亲保证,我一定会继续完成我的学业,不会辜负父母的期望的。于是,在严家淦先生的福证下,战哥和我订婚了,那年,我19岁。如今,回想起来,如果时光倒流,我想我还是会爱上战哥,但19岁真的是太年轻了,还只是个大女孩,我想我会再晚几年才举行这些订婚的仪式,我要好好享受一下我的黛绿年华。

  20岁,台大毕业,申请到美国七个学校的奖学金,我选择了一个离战哥最近的学校,告别父母弟妹,启程赴美国去念书了。在机场,我哭得好伤心,那个时代,赴美念书,简直就是“西出阳关无故人”,虽然战哥在海的那边等我,但我要离开生我养我、挚爱的双亲,离开我从小成长的家,我哭得肝肠寸断。

  抗战胜利后,双亲抱着襁褓中的我顺着“两岸猿声啼不住”的长江,乘船经过万重山峦,到南京、上海,停留一段时日后,再搭船至基隆,从基隆踏上台湾的土地。自此一住近六十年。虽然大陆的青山依旧在,我却从未再与它共赏几度夕阳红。

  连战4月30日在后宰门小学讲到祖母的去世时,连战夫人方�r不禁伤心落泪。当日,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回到母校陕西省西安市后宰门小学参观访问。

  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率领中国国民党大陆访问团4月26日抵达南京,开始大陆之行。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江苏省省长梁保华在南京金陵饭店会见并宴请连战一行。图为李源潮(右)会见连战夫妇。

  阔别近六十载兴奋紧张

  所以,在这次“和平之旅”出发前,我内心有着几许兴奋,几许紧张,几许向往。因为这么多年,我从未和大陆上的朋友们打过交道。从书本上、新闻上,知道大陆的文化大革命、四人帮;也听过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可是他们好像离我很远。严格的说,我根本不能想像他们是什么样的人。而且,国民党不再执政后,我的生活轻松许多,日子过得悠闲。所以当我看到密密麻麻的行程,不免担心自己能不能适应。可是,在这八天走过后,才发现这是多余的担忧。人的体能,在必要时,是可以达到极致的。

  在我的成长过程里,大陆民众和他们的领导阶层都像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两个世界长时期的隔阂,使得两岸的人无法彼此了解。但是,余秋雨出现了,高行健出现了……而这边也不断有人去大陆探亲、旅游,和大陆有愈来愈密切的关系。我渐渐知道大陆山一样青,水一样绿,人一样有血有肉有感情。

  从台北到南京,如果不停香港只要两小时航程。但是,为了停香港,耗了大半天。到南京,已近黄昏了。不亲身体验不知道,知道后才巴望能直航有多好。希望有一天,我们的执政者,为了百姓福祉,能够打开胸襟。

  南京餐餐有鸭处处有诗

  到达当晚,江苏李书记设宴款待我们。我的母亲是南京人,我虽未住过南京,但从小吃母亲做的南京菜,讲南京话。鸭子是南京人的最爱,因此在南京,餐餐有鸭。官式宴会一开始先对话,主人、客人分坐两边。致词完吃饭,吃饭前再致词。有时致词会达三次之多。第一晚,癫痫病晕倒后全身发硬吗李书记致词时,一开头就用了白居易的“忆江南”里的两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我想,这位先生国学真好,信手拈来便是诗。以后餐餐如此,而且要处处题字。在挥汗如雨的中山陵要题字,参观总统府、妈祖庙也要题字,而且都是用毛笔。一天下来,我开始感到有压力。犹记得大女儿惠心说过,大陆人都很爱吟诗、作词,你答不上来就很丢脸,觉得没水准。所以好强的她一直缠着我替她找老师学古文。当时我对她的话无法想像。我总以为,必定是从小受西洋教育的她,中文程度不够好的缘故吧!在台湾,我们不是偶然也会用一两句古文古诗吗?想到这里,不觉暗自焦急,早知如此,出来前应好好做做功课,起码再翻翻唐诗宋词。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每到一处参观地前,我们两人先在车里拟好诗句。还好,一路都能福至心灵,不致贻笑大方。

  西安热情迎宾感动落泪

  我对大陆人的国学修养非常好奇,行程很紧,想了解却没有时间。一直到西安,西安是战哥的出生地,他在那里读过两所小学。一所是作秀小学,现在已经不在了。一所是北新街小学,也就是现在的后宰门小学。我们近午到西安,吃了饭便去寻找战哥的儿时岁月。战哥离开西安时,只有八岁。再度回来,已是六十年以后。“乡音已改、鬓毛已衰”。我们车还未到,已经看见人山人海。穿过人潮,小朋友们早列队在操场等候了。一进校门,小朋友们就开始朗诵:“连爷爷,您回来了,欢迎,欢迎,您终于回来了!”那情景,非常像二三十年前,台湾的小朋友每当有重要人士来时,用朗诵诗歌来表达欢迎的情景一样。这时,访问团的人,有的开始会心一笑,但当孩子们重复着“您终于回来了”的时候,我开始鼻酸,眼泪忍不住滑下来。不禁想起“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一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六十年,是多么悠长的岁月,有多少沧桑和变迁。来西安,主要的是扫墓,想必战哥也是触景生情,听他对着这些“小学长”娓娓说着:“我的祖母,是一位典型的台湾老太太。除了闽南话,什么话也不会说。她逝世后,因为西安不能火化,而且又在战争期间。因此,就埋葬在清凉寺。六十年来,连家没有一个人能来祭拜过她。”现在,我们终于来了!奶奶,魂兮有知,希望您在地下,也会感到安慰!

  想到“去中国化”着实痛心

  小朋友们表演了许多精彩的节目,更重要的是,我从白校长口中知道了孩子们受教育的情形。他们非常注重中国的传统教育,三岁开始背三字经、百家姓,上课前每个学生要先背一首诗,才能坐下。小孩子记忆好,小时背的一生不忘,受用不尽。

  小朋友还表演书法,小小的手,用如篆之笔,书写各家不同体的毛笔字。记得有一位瑞典的文字学家说:“只要学会二三千中国字,那么五千年前的中华文化都可以掌握”。再想到我们的社会,这几年尽量“去中国化”,文言文几乎看不到了。我不反对孩子们在家用“妈妈的话”学习台湾语典,但是,绝不能放弃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想到五千年中华文化在台湾逐渐萎缩,不觉心中黯然。

  合作赚世界 有何不好陕西治疗癫痫医院p>

  说实在的,大陆民众对我们非常的热情。我们的行程全是公开的,所以,只要我们去的地方,总是人潮如织,大家喊着:“欢迎战哥!欢迎战哥!”他们的热情在我们心中激起永不消失的涟漪。接待我们的大陆领导,也非常和蔼可亲,彼此都很谈得来,八天七夜,战哥致词三十余次,而我最欣赏的,是他在北大演讲中的一句话-“两岸合作,赚世界的钱,有什么不对?”真的,为什么要在互相对抗上花那么多钱?把它用在国计民生上好不好?大陆对台办的李副主任,全程陪伴我们,他和我都是江浙人。而每顿饭,他几乎都和我比邻而坐。我们两人吃东西的习惯也很相似。每次出现羊肉,我们的筷子就不动。但是出现像小笼包、八宝饭、糯米藕上来,我们就吃的精光。不过,他实在太忙,什么事都要找他。他能好整以暇坐下来吃顿饭的时间并不多。他本来不胖,到最后在上海饯别晚宴上,孩子们说:“妈你看,他真的又瘦了一圈。”北京指派了一个年轻的“侍卫”姓魏,全程陪着我们,除了睡觉,随时随刻陪伴在我们身旁,刚开始,他挺严肃的,走了两站后,他对我说:“我看您挺和气的,我可以叫您一声阿姨吗?”这一路上,我还真收了好几个“外甥儿”呢!真是意外的收获。

  在北大亲吻他 情不自禁

  二十九日上午九点,我们抵达北大。北大的师生早已挤满了大礼堂。战哥在四十分钟演讲里,总结了中国近百年来的政治思想大趋势。条理分明、言辞清晰、风趣幽默。演讲完毕掌声如雷,但我毫不惊奇,因为这才是他,真正的他,和我相知、相守、相随四十年的伴侣。别人不了解,因为他从未有这样表现的机会。他是个严守分际的人,在“副总统”任内,不会僭越“总统”,而近年来都是对基层的“选举”语言。今日台湾处处耍民粹,以目前激情的“选举”文化,这样的演讲内容,可能没有很多展现的机会。我不自禁上前亲吻他,表达我的骄傲。我的婆婆七十多年前在燕京大学念书,后来燕京和北大合并。我非常佩服北大对学生资料保存的完整,居然找出婆婆赵兰坤女士当年的学生照片。婆婆现已九六高龄,看看她的相片,遥想当年,她必定也有诗一般的少女情怀。多年来她健康欠佳,鲜少说话,不知在她心底,可曾还记得那些青春年华?后来,校方又带我们去参观婆婆曾经上课的教室和住过的宿舍。宿舍前紫藤围绕,教室边新绿的杨柳垂在一弯清澈的未名湖畔。湖中水草摇曳,更添生趣。北大的同学们不断地在湖的对岸及路旁高喊:“连哥!连哥!”鼓掌声此起彼落,清脆可闻。时间有限,我们在依依不舍中离去。

  历史性“连胡会” 笑泯恩仇

  下午,全体团员起程前往人民大会堂,这是我们第二次进去。因为前一晚政协主席贾庆林已在这里宴请过我们,里面有许多厅,吃饭的北京厅金碧辉煌,而此刻要去和胡总书记见面的东大厅则是非常庄严肃穆,屋顶非常高,地上则铺着红地毯。除了给大家合照坐的椅子外,没有任何家具。我们在三点前抵达。总书记已经站在那里,衬着空旷的大厅,衬着红色的地毯,虽然他人并不特别高大,却显得十分沉稳亲切。团员们先在椅上分别坐好、站好,癲痫病会不会传染先生和我以及副主席三位各站在一列。三点零三分,总书记伸出手,先生走上前去,两人紧紧相握,创下历史性的一刻。他们握了很久,除了镁光灯闪烁,人人屏住气息,没有任何声音。我不禁眼眶湿润,“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等到这一刻,等了六十年,多么不易啊!接下来,胡总书记再和我、三位副主席,每位团员握手。握到胜文,他转身问我:“这是老大?”先生代答:“他是老二,老大是女儿,他是男孩中的老大。”总书记又问胜文:“你有一米八?”文儿答:“一米九四。”他再一面和惠心、弘元、胜武握手,一面又说:“女儿、女婿、小儿子,”再转向我:“听说小女儿在写论文,没法来是吗?”我真佩服他记得这么清楚。快离开前,有人在我背后拍一下:“认得我吗?我是吴仪。”想起战哥曾告诉我:“吴仪是个非常能干的人,有‘铁娘子’之称!”我连忙回答:“久仰大名,如雷贯耳!”吴副总理看着惠心:“女儿真像妈妈!”“铁娘子”很高雅聊得投缘晚餐,我们来到一个雕梁画栋依旧在的庭园――瀛台。胡总书记、吴副总理、陈主任已在等候。宾主寒暄几句,吴仪便拉着我的手:“走!咱俩院子里走走!”副总理下午穿的是一件红色针织洋装,现在换上黑色针织晚装,上面还有晶亮的扣子,我不知道她的年龄,从言谈间,可以猜测她比总书记稍微年长。银色短发、白皙的肌肤、智慧的双眼,这位“铁娘子”竟是十分高雅动人。四月的北京,晚上还带着凉意,尤其是户外,微风不断地吹拂着参天古树,柳絮不断轻吻着湖水。我有些过敏,不禁打了个喷嚏,副总理说:“你肯定是感冒了”,“没关系!我只是过敏”。我们慢慢地走,慢慢地聊,竟然十分投缘。风更凉了,她带我走近一幢阁楼。话锋一转,她说:“你得叫连主席回去想想法子。台湾水果好,可是水果就贵在一个‘鲜’字。如果一关一关卡太慢,水果到大陆都变味儿了,谁还要买?”“这些年,大陆上百姓的生活也慢慢好起来。生活好了,就想到处走走。假使台湾能观光,你想这里有多少人会去?和观光相关的行业可以多发达!”我赶紧问:“如果观光客能来,他们会想到哪里去玩呢?”“只要一个日月潭,就够他们玩得很快活了”。想想,此行来前,彼此的共识――搁置争议,给子孙多留一点时间,给彼此多留一些空间;再亲耳听见他们对台湾老百姓的关心,脑中又浮起战哥那句话――“两岸合作,赚世界的钱,有什么不对”?

  祝福对岸朋友 寄语白云

  用餐时,大家都喝了不少酒――茅台。胡总书记温文儒雅,诚恳务实,和战哥非常谈得来,席间在座的人都非常同意战哥所引用丘吉尔的名言“如果我们一直为现在与过去纠缠不清,很可能就会失去未来”,为了两岸的利益,大家应开诚布公,想到这个时隔一甲子才迟来的会面,耳边不禁响起这样的句子: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明日隔山岳,再见是何方。回台北好几天了,想到对岸的朋友们,再一次寄语白云,送上我最诚挚的祝福!(据今日《中国时报》)夫人变装三次配行程连战三子女趣游南京南京赠连战夫人双凤裙与连战能够“龙凤配”

上一篇: 女人流产不宜超过几次? 青春期、月经前期、孕产期乳房疼痛的原因

下一篇: 香菇应温水泡 食用防感冒 常吃香菇让女性吃出直腰!